首 页 政务公开 政策法规 康复服务 教育就业 宣传文体 组联维权 办事指南
当前位置:关于我们 >> 电子杂志 >> 详细内容
 
 


真爱无华 守护花开

发表时间:2011/12/26 10:19:13

——记沙湾镇工疗站站长黄杏珊


    说起番禺区工疗站建设成果,首屈一指是沙湾。沙湾镇设有三个工疗站,工疗人员最多;机构协调运转顺利,成果最突出;沙湾工疗站特色最明显,丝网花、丝带绣、十字绣等工艺品最多,参加文艺演出、体育活动多,扶残助残的社会氛围最和谐、最活跃。这些成果的取得离不开一个“能人”——沙湾镇工疗站总站长黄杏珊。我们专门拜会了这位能人,结果令人意外又惊喜。

质朴、害羞的“领导”

    想不到,这位手下管着全区最多工疗站和工疗人员的总站长,初一见面,竟是个害羞的人,请她介绍一下工作成绩,她竟害羞得满脸通红,双手拘谨地在裤子上搓来搓去:“其实,我也没做出什么成绩,都是领导信任、社会支持,下面的工作人员配合、能干……”其质朴和谦逊可见一斑,显得特别可爱。
    珊姐是个70后,沙湾本地人,两个孩子的母亲,以前在一家知名企业从事基层管理工作,考虑到便于照顾家庭,2009年,经人介绍来应聘沙湾工疗站站长的工作。当初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她以前对残疾人了解很少,而且整个社会对这个群体也存在严重偏见,想到自己每天要和“狂人”一起工作,甚至觉得“很怕”,只想着试做几天就回工厂上班。谁知,这一试,就和可爱的工疗朋友们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    工疗人员以精神和智力残疾人为主,其他类残疾约占20%。珊姐试着和他们接触,一开始也很不安,自己对残疾人了解很少,心理上要克服恐惧,要迅速地接纳、理解他们很难。而要让工疗人员迅速接纳、信任她,这也不切实际。万事开头难,她屡次在心里打过退堂鼓,但又觉得不舍。随着交流的深入,越发觉得这些员工很单纯,心地善良,很可爱。她想,这些残疾人变成这样,不是他们自己的“罪”,他们就像孩子一样,他们需要人照顾。所以,就尽量多和他们说话、做事,多关心他们,和他们说笑,把工作和康复变得生动有趣,甚至让他们教自己做事,让他们有成就感。慢慢地,相互之间心理上的接纳、信任甚至依恋就不断增多,如今的他们就像朋友、像家人那样亲密,互相信赖。
    克服一开始最艰难的心理关,如何协调沙湾镇3个工疗站、8位工作人员、80多位工疗人员,分工合作、高效运转成为摆在珊姐面前的又一个难题。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经过不断的探索,她总结出自己的一套方法,她给予各分站站长充分的权利,要求他们管理好各自分站,各工作人员要配合站长共同完成好任务,有什么难题及时汇报;制定完善的工作制度,每月召集所有分站工作人员开一次总结分析会;有时工作人员也会有不同意见,但一定不允许在工疗人员面前争吵,而是召集工作人员一起开会,大家开诚布公地交流意见,公平公正处理问题,取得了大家的信任和配合。现在,工作人员团结合作,各分站之间经常沟通,协调顺利,打造了一个得力、合作、各有专长的团队。
    珊姐还是个用人高手,尊重、理解、信任工作人员,善于运用工作人员的手工制作、舞蹈等专长开展工作,比如紫坭站的站长虽然是位男同志却心灵手巧,最善于设计和制作工艺品,珊姐就鼓励他出去学,学成后教会各分站工作人员,再由工作人员一针一线、手把手地教会工疗人员制作丝网花、丝带绣、十字绣、珠绣等等。这个过程是非常缓慢而艰难的。但在他们的耐心浇灌下,成功的果实是如此芬芳。在他们的作品展示室里,各种精致的工艺品琳琅满目,他们制作的丝网花曾作为广州亚残运会的礼品,带着中国人民的情谊,传遍亚洲各国。他们编排的腰鼓舞《喜乐年华》获得去年助残日的文艺汇演二等奖,为人们所津津乐道。他们还有多名工疗人员参加粤港澳康复足球比赛。

幽默、可亲的“姐姐”

    我们来到沙湾工疗站时,工疗人员正在做手工,一进门,他们就热烈地打招呼:陈老师好!珊姐好!他们乐呵呵地一边进行手工制作,以帮助手脑康复,一边快乐地说笑,人人精神状态良好,一些人不时说着幽默的俏皮话,引来大家爽朗的笑声。你很难相信这些人中有些曾经从没出过家门,有些曾经内心封闭不说一句话,有些曾经发病骂人打人、放火烧房子。
    珊姐说,抛开歧视,他们都是“正常人”,是单纯、可爱的大“小朋友”。每次她都会走到工疗人员身旁,特意逗他们说笑,很多工疗人员说起俏皮话来比她的嘴巴还厉害,她感到很开心。幽默、可亲的珊姐给工疗人员带来很多快乐,可爱的工疗人员,也给她带来的很多的欢乐。
    她还注意让工疗人员劳逸结合,工作一段时间后就安排运动或者游戏。他们每天的早操也是最有特色的,做早操时常常是伴着音乐跳舞。沙湾工疗站还开展了活泼有趣的主题活动,比如他们在工疗人员家属的邀请下,曾到工疗人员家的果园开展了“我家的黄皮熟了”活动;还到大型超市开展过认识物品、购物等活动。
    珊姐还很注意教育方法和与家长的沟通,比如有时对表现较差的工疗人员应给予必要的批评,但晚上一定要做家访,和家长沟通。第二天,等工疗人员回来后,及时地给予表扬,帮助其情绪康复。用心良苦。珊姐是工疗人员最可亲、最值得信赖的开心“姐姐”。

负责、自豪的“家长”

    珊姐是自己“小家”的家长,也是工疗站“大家”的家长。她热爱家庭,疼爱孩子,现在先生和女儿对于她的工作也给予了很多支持。说起工疗人员来,珊姐更俨然一位自豪的“家长”,如数家珍。
    阿霞,40多岁,以前自闭,基本从不开口讲话,表情冷漠。父母送她到工疗站一段时间后,竟激起她说话的欲望,别人说过的有意思的话,她会跟着说一遍,工友们形象地称她是“复读机”。现在她听到别人说笑话,会自然地笑,有时还会插几句话,一起说笑。最令人称奇的是,她做手工时动作敏捷利落,速度奇快,像制作项链这样的精细活,对她来说小菜一碟。妈妈看到她脱胎换骨的变化,真是高兴坏了,非常感动、感激,虽然家境并不太好,总是煲糖水送到工疗站来给大家喝,过年时总是来派利是,每人十块,总共要好几百呢,大家拦都拦不住……
    阿强,也是四十多岁,父母都去世了,只剩下他孤身一人。以前,他因患病又没人管,曾把自家的房子放一把火烧了……后来,政府把他安置到敬老院生活,上班就到工疗站来。在珊姐的关心下,他现在最依时服药,干净整洁,是工友们中最能说俏皮话的人,他还参加了《喜乐年华》腰鼓舞的表演,跳起舞来精神抖擞。
    还有,细妹年纪最小大家最怜爱、阿妹仔最擅长丝带绣、阿健脾气大有个性……
    珊姐说起她的“员工”们,语调时而低沉,时而高亢,时而心酸落泪,时而欣喜自豪,俨然一位慈爱的母亲。在“母亲”眼里,每一个“孩子”都是静待绽放的花苞。

 

 

黄杏珊耐心地教导工疗人员制作手工

 

(作者:甘秀芳;单位:农工党番禺区委办公室)